第5章 该死的摄魂术
2019-04-20 17:38:50  发布     2323字
A+
A-
默认
夜间
柔和

  谁能想到,清冷端肃一脸禁欲的睿王爷,随便想的秘密,竟会是这样的事情呢?

  但让曲瑶更没想到的是,萧遇辰的行为勾起了她的创后应激反应,导致她精神不济,意外触发了反向催眠。

  场面,失控了。

  暖阁场景,在她眼前,猝然与数月前那个颠倒迷乱的雨夜相交叠。

  冰冷坚硬的地砖,炙热凶悍的男人,交缠的呼吸,还有……

  无法抗拒的性事。

  恐慌挟裹着绝望澎湃而来,攸忽之间将她淹没。

  她像那夜一样挣扎颤抖哀求,也像那夜一样于事无补,事情向着不可挽回的方向发展。

  “呲啦”。

  裂帛清响。

  她纤弱漂亮的蝴蝶骨顷刻暴露在空气里。

  萧遇辰看见她蝴蝶骨上有一片花状胎记,但颜色极淡。可他记忆中那人,蝴蝶骨上的花型胎记,明明是艳红色的。

  他猛地从催眠状态中挣脱出来。望着身下衣衫不整的女人,他以为这是她的算计,顿时怒不可遏。

  “楚清歌!你就这么缺男人吗?”

  勉强打起精神的曲瑶只来得及拢好衣服,就被他丢抹布似地丢开。

  萧遇辰下手其实不重,但她正因催眠失败而精神力衰微,一颠簸,她就跟被妖法反噬似地五内如焚起来。

  她强忍不适,勉力撑着手臂想起来。

  那青丝堆叠的脑袋不堪重负似地垂着,就衬地她高耸双肩越发形销骨立,一握纤腰深深陷下去,将折未折。

  从萧遇辰的角度看过去,这曲线其实相当美好。

  可他却生不出半点旖旎心思,满心满脑只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:该死!她怎么这么瘦?

  至于是谁该死,为什么该死,他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清。

  但——

  这女人太容易影响他的情绪了,能说会道,还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。

  他的视线落在她纤弱的脖子上,眸中暗芒涌动,只要在那轻轻一掐,这个能左右他情绪的麻烦就能消失。

  杀?

  还是不杀?

  他正犹豫间,曲瑶忽然“哇”了一声。

  紧接着,刺目的鲜红在她前襟如花绽放,转眼又开到地上,扎地人眼热心颤。

  曲瑶头晕眼花,两世的记忆在她脑袋里走马灯似地晃,她一口气没倒上来,“砰”地昏死过去。

  萧遇辰反应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把人抱在怀中冲了出去,嘴上还在喊:“卫铮!请太医。”

  他心想:这该死的摄魂术!

  太子萧渐鸿听闻七王妃夫妇一路从暖阁备菜备到了飞琰苑去,也是愕然不已。

  “方才还好好的,怎么忽然就病了?寻太医了吗?”说着又转过身去对随从道,“你拿我的腰牌,去太医院请徐奉御来为七王妃诊病。”

  来报信的管家赶紧道:“谢太子殿下,不过徐奉御近来时常在御前伺候,怎敢劳动他大驾,王爷已差人去请李院使了。只是这顿酒只能改日再请……”

  说着,年过不惑的老管家待主请罪,一揖到底,最后客客气气地把太子一行人送出了睿王府去。

  萧渐鸿上了马车后,与他同车的幕僚就进言道:“殿下,您在京郊之事上处处相让,对睿王的招揽之意已很明显,可他却只顾与楚氏恩爱,分明是向着皇后那头。”

  此时萧渐鸿脸上已没了什么温润模样,他眼角微微下挂,看起来很阴沉:“本宫没瞎。”

  幕僚道:“殿下,既然睿王不识抬举,那京郊剿匪的功劳,您就不能再相让了。”

  “本宫计较这等蝇头小利做什么?”萧渐鸿皱眉,“萧遇辰平了西北回来,那么大的军功,父皇也不过不痛不痒地封了个亲王。京郊剿匪的事就是全记给他又能如何?”

  幕僚道:“殿下说的是,睿王不得圣眷,此功便是记给他,也不要紧。但殿下一直身在朝堂,没机会于军中建功,世人只知太子贤,而不知太子勇,此功于我们,却是个锦上添花之事。”

  萧渐鸿眼睛一亮,颔首认同。

  这番对话发生在太子的豪华马车里,却一字不差地被记录下来,半个时辰后就被送到了萧遇辰书房的案头上。

  但萧遇辰此时没时间看。

  他一个箭步到了花白胡子的李院使面前,吓了老头一跳。

  意识到这点,他又稍作收敛,才问:“你刚刚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回禀王爷,王妃娘娘是……是有孕了。”老头缩着脖子磕磕绊绊地回话,生怕睿王爷怒火中烧再殃及他这条无辜的老鱼。

  谁都知道,这对夫妇自赐婚开始,就没好过。更有小道消息,说他们近日才圆房。

  萧遇辰那张俊逸非凡的脸上,闪现极其复杂的情绪,但转眼就消弭无踪。

  “几个月了?”他沉声问。

  老头一脑袋冷汗噼里啪啦往下掉,手指头掐来掐去,半晌才道:“三个月,左右不过六七日,老臣不若奉御大人医术精湛,不如……”

  萧遇辰敛目道:“母后曾说,徐奉御确实医术精湛,但问孕事女病,还是您稳重。”

  老头听不出他语气中有什么意思,但这活却是不能不接:“王爷抬爱,那老臣就全力以赴诊治王妃。只是,王妃内腑有旧伤未愈,又常年郁结于心,若用药,怕于胎儿有碍,若不用药,怕人不长久。不知……”

  他说的是实话,但也未尝不是试探。

  萧遇辰看了一眼床上眉眼紧闭的人,沉吟了一会儿道:“一切以大人为重。”

  老头眼珠一转,道:“是,老臣这就开药方。”

  床上的曲瑶手指动了动,想握成拳头,但强行忍住了。

  她是在老头说她怀孕的那个时候醒的,那时候已失去了阻止老头捅穿她秘密的先机。

  她只能闭着眼听两人打机锋,耗尽了两辈子的定力,才维持住平静,安安稳稳地做个“晕倒的人”。

  她得找机会,赶紧走!

  她一个穿越成王妃的女人,手握催眠大法,男女老少飞禽走兽无所不能催,却收敛锋芒没按套路弄死顾婉那柔那个小贱人,收下萧遇辰这颗大猪蹄,抛弃走向人生巅峰的路,为的什么?

  为了在这个没wifi,没手机,没一切现代化便利工具的农耕文明时代玩野外求生吗?

  当然不是!

  她放弃锦衣玉食的安稳,一半是为了自由,另一半就是为了肚子里这块肉——

  她在穿越后的第一天,就怀了个孩子,但这孩子不是萧遇辰的。

下一章 菜单
上一章 返回作品 下一章 返回目录
个人中心 评论 打赏 书架

首页 我的书架 充值 返回顶部

联系客服

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 10:00-18:00

客服邮箱:2462930018@qq.com

客服QQ:2462930018

皖ICP备18021818号

Copyright @2017-2019 MuZhiY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