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我很厉害的
2019-04-16 18:26:16  发布     2411字
A+
A-
默认
夜间
柔和

  曲瑶是坐以待毙的人吗?

  显然不是。

  她热爱生命,哪怕穿到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更没有抽水马桶的古代,依然全力以赴活下去。

  反正招来太子这事儿,萧遇辰是要秋后算账的,为了活到能被他秋后算账那一刻,她进了梅林就坠了萧遇辰一把。

  萧遇辰他看了一眼前面走的太子,压低了声音道:“楚清歌,你想死么?”

  曲瑶端起要债脸:“不想。但寻梅小筑就怜心一个侍女,还病地起不来床,你得给我人。不然就只能请你和太子喝西北风。”

  有道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,一旦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态,她气势十足。

  萧遇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:“与本王何干?”

  “我若招待不周,你说太子是找你麻烦还是找我麻烦?”曲瑶挑眉。

  “你觉得本王怕这点麻烦?”萧遇辰冷笑。

  这时候,萧渐鸿发现两人落后许多,就转过头来看。

  曲瑶见无法说服萧遇辰,决定发大招,她一脸亲昵地挽住了男人的手,对萧渐鸿道:“太子殿下,您先赏花吃酒,我与王爷去备下酒菜呀。”

  萧渐鸿那张温润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白:“备菜?你与……”他视线有点僵硬地游到了萧遇辰身上,“七弟一起?”

  曲瑶抓着萧遇辰不松手,但内心里已经做好了被丢出去的准备,甚至右手腕上两寸还备了一支银簪,只等他甩人就自伤,到时候光明正大不下厨。

  可没想到,萧遇辰这厮不仅没甩人,还突然一改之前冷若冰霜的态度,顺势揽住了她,点头道:“前两日清歌与我钻研出了一道新菜,味道不错。”

  此言一出,在场的除了萧遇辰外,所有人都一脸空白。

  全天下都知道萧遇辰嫌弃死了楚清歌,不过碍于赐婚无法休妻。而萧渐鸿更是清楚,这两人虽为夫妻,却比仇人都不如。这也是他会给楚清歌鸽子的原因。

 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?

  萧遇辰跟楚清歌一起研究出了一道菜?还要一起下厨?

  没怎么见过世面的随从们已经开始眼风缠绵,相互交换各自的惊恐了。

  曲瑶作为曾经的顶级催眠大师,见过的大场面不少,勉强能维持住平静的样子。

  而萧渐鸿个狠人。他用极为顽强的毅力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,笑容温淡道:“七弟与弟妹蒹葭情深,可真是……令人惊讶。”

  萧遇辰毫不在意地一笑:“当初十一弟说什么都不吃芝麻汤圆,可后来无意中尝了一口,就爱不释手。人总善变,不足为奇。”

  说着,他就搂着浑身僵硬的曲瑶走了。

  直到出了萧渐鸿的视线,萧遇辰才松了手。

  “女人,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

  “你为什么没有甩开我?”

  这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问了对方问题。

  “你就这么期待本王在太子面前苛待你,好叫他参我一本,说我不满父皇的赐婚,蔑视皇权么?”传闻是一回事,被人眼见为实又是另一回事。萧遇辰眼神一沉,周身冷意渐浓,“你是太子的人?”

  “没没没。”曲瑶赶紧将鸽子一事的前因后果都解释了一遍。

  末了,她又道:“为活命罢了,谁给我活路,我就是谁的人。”

  萧遇辰本一听她这个态度,怒火莫名其妙地蹿高三尺。

  他欺身将人“砰”地摁到了梅花树干上,花树上的薄雪扑簌簌落了两人一身。

  “楚清歌,这辈子,你是生是死,都是本王的人。如果你搞不清楚这一点,我也不介意现在就掐死你,剥了你的厚脸皮,换个听话的女人来做‘王妃’。”

  “清楚,我现在很清楚了。”曲瑶赶紧道,“咳……你跟我有利益绑定,人也比太子那个笑里藏刀的虚伪货色厚道很多,我以后只抱你大腿。求王爷给条活路吧。”

  她仰起头来看他,眼神在尽可能地模仿前世街边等领养的小狗小猫小白兔,湿漉漉地求抱求摸求温暖。

  萧遇辰的心不可抗拒地“砰咚”了声,他有些不自然地挪开眼。

  “别这么看我,真恶心!”

  曲瑶瞥见他红了的耳尖,心说:哎哟,楚清歌的颜值果然很能打,这个男孩子傲娇了。

  “我很厉害的。”曲瑶趁热打铁,“你要有什么看不惯又不好干掉的人,就可以派我出去,我能叫他上长安街上给大家跳脱衣舞看。”

  萧遇辰不屑地嗤笑了一声:“我要他跳舞做什么?”

  “让他丢脸丢到姥姥家,好给你出气啊。”她眨眨眼,一派天真。

  萧遇辰想起昨夜她施展的摄魂术,微微眯起眼来:“就这点本事?我还当你能让人自己去死呢。”

  曲瑶说:“这个不行,我的催眠术没法让人自杀。”

  她撒谎了。让人自杀,低等级的催眠师干不了,她却是能的。

  但她不能认。

  以萧遇辰心性,让他养只软萌傻缺却又有点小本事的傻白甜,他愿意。养朵能神不知鬼不觉就让人自己去死的食人花,他恐怕会斩草除根再撒点除草药。

  萧遇辰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,冷冷淡淡:“楚清歌,本王凭什么相信你这些鬼话?”

  “那我再交一份底吧,我其实不会下厨,您接下来若是不帮我,睿王妃毒害太子的消息可能即将传遍京城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萧遇辰眸中锐芒一闪而逝,她果然不是楚清歌!

  “我说……”融化的雪水冷了她一个哆嗦,“哈秋!”

  他拉过她,不由分说地往一边暖阁去。

  曲瑶心中不由一动:他是在关心自己吗?

  不过一进门,萧遇辰就甩开了她:“楚清歌,你刚刚是说,琼林宴你欺君罔上吗?呵,什么都是你在说,你让本王信你哪一句呢?”

  “每一句都是实话。”曲瑶微微扬起脸来,“王爷,咱们这么扯下去没意义。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。打个赌,若我窥见您心底的某个秘密,您就与我合作。”

  话音落,她“啪”地打了个响指,缓缓道:“首先,放轻松……你不会开口说任何话,也不会有任何秘密外泄。但你可以在心里想任何事情,因为那是属于你一个人的秘密宝库,不用担心任何人入侵。”

  “来,往前走,向着记忆走……去见你想见的那个人,做你想做的事……”

  曲瑶窥探秘密的手段其实很简单,让萧遇辰进入状态去做一些动作,而她根据行为来推这个秘密是什么。

  她是心理学大师,对人类微表情和行为都有所研究,哪怕穿越千年,她相信人类行为的某些共性依然有迹可循。

  然而,片刻后,她就被萧遇辰压倒在地,被他极富侵略性地细嗅探索……

下一章 菜单
上一章 返回作品 下一章 返回目录
个人中心 评论 打赏 书架

首页 我的书架 充值 返回顶部

联系客服

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 10:00-18:00

客服邮箱:2462930018@qq.com

客服QQ:2462930018

皖ICP备18021818号

Copyright @2017-2019 MuZhiY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