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 口技了得假王妃
2019-04-09 16:42:20  发布     2033字
A+
A-
默认
夜间
柔和

夜,大梁国睿王府。

萧遇辰穿廊过屋到了寻梅小筑,“砰”地推门而入。

这里住着他的王妃。

靠在床边挑灯夜读的曲瑶被巨大的推门声惊地一个激灵,忙将书抛到床下,起身行礼。

“王爷万福金安。”

“安不得。”

萧遇辰一身戾气,掐着她脖子把人提起来,直接摔到了床上去,毫不怜惜地覆上来。

“王爷,有话好好说,您别这样。”曲瑶左躲右闪。

萧遇辰眼神阴鸷:“装什么装,这不就是你要的。”

今 日这女人前脚进凤藻宫问安,嬷嬷后脚就进了王府门,说是奉皇后娘娘懿旨来请七王爷夫妇圆房。

“我不是,我没有!”曲瑶连连否认,并滚到了床角:“萧遇辰,你冷静点,我们先谈谈。”

“谈?”萧遇辰冷笑:“楚清歌,本王与你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说话间,她已被他捉住,又压回身下。

看着缓缓靠近的俊颜,曲瑶心底发苦。

她不是楚清歌,可这事儿不能说,说了死得快。

就在这时候,窗外忽然响起嬷嬷阴沉沉的声音:“老奴奉皇后娘娘懿旨,提醒七王爷与王妃,天色不早,请二位珍惜良辰美景,莫误春宵。”

萧遇辰眼底闪过一抹厉色,大袖卷断床头银勾,“咚”地撞碎窗户甩出去。

“滚!”

下一秒,曲瑶就被掐住了脖子。

“你若像之前那般安分,也并非不能留你。父皇赐婚,非你之过,但你不该找你皇后姑母要这道可笑的懿旨。”他杀意渐浓,附在她耳边低声磨牙,“本王此生,最恨逼迫。”

窒息感随着他收拢的手指漫上来,让曲瑶眼前渐渐发黑,可她藏在袖子里握匕首的手却紧了又松。

这人武力值太强,不能硬拼。

她深深看着他,艰难开口:“萧遇辰。”

她声音有点哑,但每一个字都仿佛带了一把钩子,勾得人心神皆动。

“听我说,你此时在沙场……弓已满,箭已瞄准敌军大将,直取贼首,此战胜利在望……铮!”

萧遇辰恍惚间似乎真的听见了金戈铁马声,随着弓弦松开的那一声“铮”,他五指应声张开。

曲瑶抓住机会,从他身下溜走。

上辈子空难前,她是二十一世纪最顶级的心理医生及催眠师,这种近距离短效催眠,是她的拿手好戏。

不过,这个短效也确实太短了点,她才救出自己可怜的脖子,他就清醒了。

“楚清歌,你什么时候学的摄魂术!”

说话间,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,就擦着曲瑶的脖子,扎进了床铺。

曲瑶吓死了,却还得强作镇定。

“这不重要,我、我们谈笔交易吧。”

“你也配?”

他手指微动,曲瑶就闭眼炸毛尖叫:“先听我说完!先听我说……”她渐渐压低了声音,眼睛湿漉漉亮闪闪,哀求似地看着他:“你帮我请个御医,外面那个,我替你蒙混过去,好不好?”

萧遇辰是第一次见到,真有人的头发能根根倒竖。三千青丝贴头皮的方向,“噌”地立起一匝长,像极了受惊的小奶狸,弱小,可怜,又……有点好笑。

“我很厉害的。”她小心翼翼地往边上挪一点,又挪一点,直到脖子离得匕首远远的,才停下来:“你给我个表现的机会,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到我。”

萧遇辰面沉似水,眸中有暗芒涌动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须臾之后,他起身坐在了离床很远的矮榻上,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看着她,满脸写着:我看你能搞出什么花样来。

曲瑶拍拍胸口,赶紧下床吹灭了蜡烛。

烛光一灭,曲瑶就折回去抓住床栏用力摇晃了一下。

架子床发出了暧昧的“吱呀”声。

几乎同时,萧遇辰就听见窗外盯着这边的眼线撤下去大半。

萧遇辰适应屋内的光线后,冷锐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床上那个娇小的身影,但奇怪的是,他初来此屋时对她的怒与恨都淡了。

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,在这个静谧舒适的空间里,他破天荒地放松下来。

而事实上,这一切都是曲瑶提前安排好的,就为了方便催眠他,为自己博一线生机。

渐渐地,绣帐里响起细碎的低喘和呻吟,尾音婉转绵软,好似有人在里面锦被翻红浪。

起初萧遇辰还一脸不屑,甚至充满快意地想:这位名满京城的第一美人,竟会此等奇技淫巧,若楚相泉下有知,是否会被气到活来又死去呢?

但渐渐地,他斜飞入鬓的眉毛就皱了起来,这声音、这做派,为何让他似曾相识?

他思索了一阵,忽然眼底亮光一闪,豁然起身,撩帐而入。

曲瑶正打算酝酿个高潮迭起呢,萧遇辰却杀了进来,惊地她“啊”地短呼了声。突兀,但却更真实了。

窗外传来婆子们的窃笑,曲瑶顿时尴尬到脸颊发烫。

萧遇辰覆过去,不同之前的杀气腾腾,呼吸打在她颈边,颇有几分缱绻。

“怎么不叫了,嗯?”他在她耳边轻轻吹气。

她气到磨牙,却不得不压低声音:“王爷,您干什么?”

“觉得你一个人独角戏,差点儿意思。”他就沉了沉身,某处剑拔弩张地顶了过来。

这瞬间,我曲瑶心里顿时跑过千万匹晁妮马,两辈子学到的脏话几乎在脑内循环弹幕了一百遍。

她被压得严严实实,逃又逃不得,只能故技重施:“萧遇辰……”

黑暗中,他轻笑了一声:“你认为我会在同一个坑跌倒两回吗?”

曲瑶觉得这人态度好像有转变,但又吃不准他什么意思,只能道:“王爷,妾身非唱独角戏不可。不然,顾家三小姐那边,王爷恐无法交代。”

顾婉柔是萧遇辰心尖上的人,楚清歌与萧遇辰成婚既守活寡,她便是原因之一。

萧遇辰手指在她耳后、颌下暧昧逡巡:“我房里的事,为何要与外人交代?”

摔!说好的为白月光守身如玉呢?

男人都是大猪蹄子!

萧遇辰在她鬓边嗅了嗅,然后说了句令她如坠冰窟的话——

“你不是楚清歌。女人,你是谁?”

下一章 菜单
上一章 返回作品 下一章 返回目录
个人中心 评论 打赏 书架

首页 我的书架 充值 返回顶部

联系客服

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 10:00-18:00

客服邮箱:2462930018@qq.com

客服QQ:2462930018

皖ICP备18021818号

Copyright @2017-2019 MuZhiY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